三混子看着陈怡表情,越发觉得焦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心里一点都没底。

    这陈怡,现在这种被他们三人围拢的状况下,怎么会一点惧色不露?她究竟有什么倚仗?

    “想不明白我的底气?”陶然主动发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清楚点!”

    陶然一个眼神,示意他们借一步说话。

    三混子鬼使神差跟着她往一边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叔叔,你们赶紧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陶然再次压低了声音。“我没底气,但我知道周青青的底气。以我对周青青的了解,敢保证她一定已经报警,所以她才这么着急让你们对我动手。她要的,就是你们欺负我的时候被抓个正着。这样既处理了我,也收拾了你们。当然,这只是我对她的判断,信不信在你们。”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果然门后的周青青更加急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他们不但不动手,还跟陈怡去了一边?陈怡跟他们说了什么?为什么这么小声不让自己听见?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要是又让陈怡全身而退,她大概会怄死。

    “叔叔,我也有话要说!”周青青反而在里边拍起了门。“叔叔,你过来下,我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爸让手下盯住陈怡,又迈两步回门边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叔叔,我先前就找人带话给王树了,等王树出来,我会好好经济补偿他。我和王树一直都是朋友,所以,您一定要信任我,反而是那陈怡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大!”一混子突地变脸发声。“不对劲!”

    楼梯间里有跑步声,动静还不小,似乎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探身电梯间,发现电梯也正在往上来。

    三人下意识就屏息,心跳有点快,总觉得脚步和电梯是往他们这层来的。三人视线均在陈怡身上扫过,心道总不会真如她猜测,是警察来了吧?

    猜中了八成!

    楼梯间和电梯间的门差不多是前后脚被打开。

    一大群人到了!

    齐刷刷冲了来!

    不过不是警察,而是物业的警卫。

    一行足足八人,手执电棍,把仨混子给团团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,做什么的,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仨混子咬牙切齿,面目狰狞,狠狠瞪去了身后紧闭大门的猫眼。周青青!真有她的!

    这一刻,三人后背全湿。

    多亏他们没有听信周青青对陈怡做点什么,否则现在岂不是被人抓个正着?那么,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。陈怡被毁,他们被害,反而是她周青青再无敌手,好处叫她一人全占了。

    陶然幽幽:“没骗你们吧?现在信我了?”

    王爸一脸不甘,磨牙冲陶然微一颔首。这丫头算是地道,但那周青青……竟然敢算计他们!

    他厉声大喝:“周青青,这事没完!”有本事的,她这辈子都就这么猫着!

    俩警卫一起拦住他:“老实点,举起手来,警察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三痞子就笑:“报警?我们做错什么事了你们就报警?我们是骂人打人了,还是杀人了?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跟我们去警卫室,你们自己跟警察解释去!带走!”

    “陈怡同学,叔叔可没有为难你。”王爸扯了一口牙,对陈怡露出了个难看的笑:“叔叔刚刚一直相信你的,是不是?你不能害了叔叔。叔叔这人义气,你只要实话实说,叔叔欠你一个人情!”

    警卫开始强行拖人。

    “松开我!我自己走!”王树爸一把甩开警卫的手,“周青青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而此时此刻,周青青几乎连猫眼都不敢看了。

    出什么事了?

    为什么警卫会来?

    陈怡没有手机,不可能报警。那他们怎么来的?

    周青青吓到了,一时间,半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王树爸他们三人被带走时,还频频回首警告她,莫不是以为……这些人是她招来的?

    周青青欲哭无泪,不是她!她巴不得他们弄死了陈怡呢,她怎么会报警?可……

    她不由再次扒了猫眼看去。

    警务长正问向陈怡:“同学,没事吧?”

    而陈怡则一副受了大刺激,大惊吓的模样,软软贴在了墙边,一下滑向地面。

    若不是刚刚赶到的一个女警卫上来扶了一把,她就摔倒在地了。

    她似乎连话都已说不出口,只虚弱摇头……

    周青青看得直磨牙。装!太能装了!这陈怡的戏竟然这么好!怎么不见她刚刚游说三人时这么虚弱?她这戏,竟然有人信?

    那些警卫都是什么表情,那满脸心疼是什么鬼?还在安慰她?她需要安慰?

    那些人眼睛都瞎了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警卫长一脸复杂看向陈怡:“这里的事我们都知道了。警方很快就到。同学你看,现在是不是跟我们先去警卫室?”

    陶然:“我爸……”

    “令尊应该很快就到,再有十五分钟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等等爸爸……”她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那您现在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回家等爸爸吧。我好累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警卫们早就注意到,这姑娘的腿都在打哆嗦了,确实该坐下来休息下,喝口水。造孽啊,谁碰上这种事能受得了。她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陪你。不用怕!”女警卫直接拍起了门。“周青青同学,赶紧开门!警方马上就到,您若再这么坚持,我们便只能配合业主要求破门了!”

    这一瞬,周青青更慌了!

    到底哪里出了错?

    这些警卫,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?他们怎么知道的?他们这都是什么口气?那明显的敌意怎么回事?业主?陈坚?他也知道?业主要求破门?

    周青青想不明白,她明明手脚很干净啊!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更害怕了。

    门一下下被拍响,如同叩在了心头。

    周青青手抖了,摸出电话给马秀珠打了去:“妈,我好像出事了,您快回家,最快的速度!”

    又磨蹭了一分钟,酝酿了情绪,周青青才开了门。

    两个警卫一齐用冰冷的眼神打量她,周青青红着眼上前来:“姐,你没事吧?我不是故意把你关在外边的。是你走得太慢了,我来不及拉你,我料定他们不会对你怎么样,所以情急之下才关了门。多亏你好好的,我也就放心了……你千万不要怪我。”

    陶然暗笑,周青青今天的戏,不但没有任何成功的可能,还只会让她彻底沦为小丑。

    今天被欺负,有点不爽呢!

    于是,陶然把手从扶着自己的女警卫手里抽出,猛地一巴掌就对着周青青的漂亮脸蛋抽了出去……
为了持续发展,望各位网友帮忙宣传一下本站23kanshu.cn,可以去经常上的论坛,微博,QQ群等发下本站网址,在此谢谢了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